每日經濟新聞
要聞

每經網首頁 > 要聞 > 正文

不當第一的網易,第二次上市

每日經濟新聞 2020-06-11 11:02:29

每經記者 丁舟洋 許戀戀    每經編輯 董興生    

849c4a8f.jpeg?Expires=1907375922&OSSAccessKeyId=LTAIcYTsN8IjKgNY&Signature=BGpo%2BJjCO9ICo%2Fi2k0VMDLEiWOM%3D

6月11日,網易正式在香港聯交所掛牌上市,股份代號為9999.HK,開盤報133港元每股,較發行價上漲8.13%,總市值超4500億港元。

時隔20年,丁磊把網易從納斯達克帶到了港交所。借助港股新開放的“中概股二次上市”政策,使得網易成為繼阿里巴巴后,第二批既保留美股身份、又擁有港股代碼的中概股之一。

這次丁磊并未親自赴港敲鑼,而是在杭州上市慶典現場,與8位“熱愛者”一起登臺完成“云敲鑼”。丁磊表示:“在香港上市是網易全新的起點。”對于網易在港上市的原因,網易方面表示,為公司提供更多進入資本市場的機會,特別是亞洲資本市場。

89aff469.jpeg?Expires=1907375922&OSSAccessKeyId=LTAIcYTsN8IjKgNY&Signature=1mK1FovCqRLqZedEwPdH%2BT%2FcceY%3D

丁磊 圖片來源:視覺中國

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了解到,網易此次籌資總額預計210.92億港元,是2020年迄今為止香港融資規模最大的公開發行。在公開招股期間,參與認購的總金額近5000億港元。面向機構投資者的國際發售部分獲得了14倍認購,面向散戶投資者的香港公開發售部分獲得了360.53倍認購,創香港聯交所二次上市互聯網公司中最高認購記錄。

截至6月11日,網易美股股價424.98美元/每股,市值583億美元。以此計算,丁磊身家超過260億美金。這還不算6月11日在港股上市之后的身家。

33fe4519.jpeg?Expires=1907375922&OSSAccessKeyId=LTAIcYTsN8IjKgNY&Signature=iWee9YDj06F7o%2FUkU%2FDvmAMS2wo%3D

丁磊在杭州“云敲鑼” ?圖片來源:網易供圖

人們都說丁磊很“佛系”,網易很“慢”。最初騰訊做游戲時,曾向網易模式取經,后來,騰訊后來居上,將游戲行業第二的網易甩開一個身位。不僅龍頭業務游戲不是第一,網易云音樂、網易嚴選、網易有道,對應的在線音樂、電商、在線教育等細分領域中,網易都不是第一。

從某種意義上來講,網易的存在印證了一種模式:不做大平臺,只做好產品,一樣可以活得很好。只是在新的資本市場里,除了游戲,網易還需要另一棵大樹。熱火朝天的直播帶貨會刺激這位48歲的“技術控”,發掘網易的下一個增長點嗎?

1bbd2ce3.png?Expires=1907375922&OSSAccessKeyId=LTAIcYTsN8IjKgNY&Signature=SD%2FNUM3SoAA5I3S1CjyB5EY6Ohk%3D

從第一代互聯網英雄到瀕臨退市

1bbd2ce3.png?Expires=1907375922&OSSAccessKeyId=LTAIcYTsN8IjKgNY&Signature=SD%2FNUM3SoAA5I3S1CjyB5EY6Ohk%3D

吳曉波撰寫的《激蕩三十年:中國企業 1978—2008》里,這樣描述1997年:在晦明不定的1997年,還是有令人興奮的商業事件發生。值得記住的起碼有兩件:第一件當然還是出現在互聯網產業,丁磊、王志東和張朝陽三個年輕人把中國帶進了“互聯網元年”。

那一年,辭去寧波電信局工作后,義無反顧去了廣州闖蕩的丁磊,在一間7平米的辦公室里創辦了網易。丁磊的想法很簡單,如果人們要在互聯網上聯系,就一定要有一個自己的“房間”和“信箱”。于是他寫出了第一個中文個人主頁服務系統和免費郵箱系統,至于網站域名,他想到用數字163來表示。接著,丁磊順勢轉型,將網易改造成了一個類似雅虎的門戶網站。

到1998年5月,在CNNIC公布的全國中文網站排名中,網易名列首位。“華爾街的投資人在我們門口排隊,他們搶著要給我們錢。那時候是1998年年中,我們公司才10個人左右。我們除了會寫軟件,什么也不會做。”丁磊曾對《南方人物周刊》回憶道,當古老的中國遇到嶄新的互聯網,前所未有的商業奇跡就此催生。

坊間傳言,丁磊的昔日網友馬化騰看到他創業大獲成功后,心中泛起陣陣漣漪,辭職創辦了騰訊。

一切都向著納斯達克沖刺,新浪、搜狐、網易三大門戶的地位也自此確立。2000年6月30日,網易在美國納斯達克股票交易所正式掛牌交易。

而快速前進的丁磊,很快嘗到了快速墜落的滋味。2000年,互聯網泡沫已到了全線破滅的前夜,相關企業股價狂瀉不止。到2001年,網易全年凈虧損上升到2040萬美元,其股價一度跌破一美元。納斯達克以財務報表存在疑點為由,宣布網易股票被暫停交易。

外患時偏遇內憂,當時,網易引進的CEO黎景輝與丁磊陷入內部權斗,前者的“派系”甚至試圖趕走丁磊。直至丁磊以絕對控股權重新翻盤上陣,黎景輝離職。

丁磊后來回憶:“其實那段時間很迷茫,連賣掉網易的心都有過。不賣的原因也不是說我不賣,而是我們財務審計出了問題,人家不肯買了。”

在談及對自己影響最大的人時,丁磊覺得,除了支持他創業的父母,其次就是段永平(步步高、小霸王的創辦者)。

當丁磊糾結要不要出售網易時,段永平反問他:“你賣了公司干嗎?”丁磊說:“我賣了公司有錢再開一家公司。”段永平笑了:“你現在不就在做一家公司,為什么不做好呢?”聽了這話以后,丁磊如大夢初醒。

1bbd2ce3.png?Expires=1907375922&OSSAccessKeyId=LTAIcYTsN8IjKgNY&Signature=SD%2FNUM3SoAA5I3S1CjyB5EY6Ohk%3D

游戲救活網易

1bbd2ce3.png?Expires=1907375922&OSSAccessKeyId=LTAIcYTsN8IjKgNY&Signature=SD%2FNUM3SoAA5I3S1CjyB5EY6Ohk%3D

拯救網易的,是網絡游戲。

2000年,網易曾為游戲《石器時代》架設聯運服務器,這讓丁磊看到了把網易龐大的免費用戶變為付費用戶的希望。他親自趕赴美國與游戲公司談判,想代理索尼和EA公司的兩款游戲,但吃了一通閉門羹。

也是2000年初,陳天橋(游戲公司“盛大”創始人)和丁磊幾乎同時看到游戲的潛力,陳天橋立馬去韓國代理了一款游戲,立刻引爆了市場。這讓陳天橋在31歲就成了中國最年輕的首富。

而丁磊在遭到美國公司的拒絕后,將視線投向國內,收購了現金流快要枯竭的天夏科技,選擇《西游記》開始自主研發游戲,并請周星馳當代言人。

7b202653.png?Expires=1907375923&OSSAccessKeyId=LTAIcYTsN8IjKgNY&Signature=OihaieBmGFZH0ta5VtxJSqrY76M%3D

圖片來源:游戲截圖

“大話西游”首推時,當時的報紙曾報道,“笑星周星馳與網絡英雄丁磊并肩而坐的樣子,很難讓人分清到底是網絡走向了娛樂,還是娛樂進入了網絡。總之,現在大話西游成了可以在互聯網上玩的游戲。”“玩家托生于這個游戲世界里的使命,就是尋找傳說中草藥挪用5名取經人。路上千難萬險,愛恨情仇交錯。嘗試過的玩家說,此游戲玩法系統極為豐富,多達12類,畫面華麗,實好游戲也。”

接著推出的“大話西游2”游戲延續了《大話西游》電影的命運,從此,“大話西游”系列成為網易經久不衰的游戲,也成為游戲行業一款經典之作。

2002年,網易在納斯達克重新恢復交易,網易接連打造的《夢幻西游》《天下》《倩女幽魂》均是高人氣游戲。

這個“自稱跌倒了也要抓一把沙子”的寧波青年終于熬出了頭,從2002年第二季度起,網易首次實現凈盈利,網易股票開始領漲納斯達克。2003年,網易股價升至每股70.27美元的歷史高點,丁磊的身價也躍升超過50億元人民幣,年僅32歲的他成為靠互聯網做成“中國第一富豪”的創業者。

3fb30115.jpeg?Expires=1907375923&OSSAccessKeyId=LTAIcYTsN8IjKgNY&Signature=%2FcSrMq4Uiz%2BaREuTpyPD5SuIC1E%3D

圖片來源:每經記者 董興生 攝

從那以后,中國的企業家俱樂部里最耀眼的明星們,也由張瑞敏、王石等傳統領域的老板,逐漸變為互聯網世界的新貴。

而經過納斯達克一役,正值而立之年的丁磊心態變了。在復盤2001年的網絡泡沫危機時,丁磊承認跟自己年輕不會用人大有關系。他也袒露,當年是由于自己年輕好勝,而且缺乏引導,才導致網易還沒有找到商業模式就上市。

天下武功“唯快不破”,可沒有想好方向就盲目地“快”,給丁磊上了慘痛的一課。

1bbd2ce3.png?Expires=1907375922&OSSAccessKeyId=LTAIcYTsN8IjKgNY&Signature=SD%2FNUM3SoAA5I3S1CjyB5EY6Ohk%3D

老大與老二的巨大差距

1bbd2ce3.png?Expires=1907375922&OSSAccessKeyId=LTAIcYTsN8IjKgNY&Signature=SD%2FNUM3SoAA5I3S1CjyB5EY6Ohk%3D

在騰訊正式決定進入游戲行業時,還曾糾結過是選擇盛大模式還是網易模式。當時的游戲行業主要有兩種模式,盛大將開發、運營分列管理,網易則合二為一,實行項目制。最終騰訊選擇了網易模式。

2005年,中國的網絡游戲產業規模達到61億元,同比增長51%,盛大、網易、九城問鼎游戲公司前三強。以自主研發為主的網易,市場份額從11%猛增到22%。

2008年,掌握著QQ入口的騰訊在游戲版圖強勢崛起。2010年一季度,騰訊的游戲市場份額超越盛大,加上網易三家共占據了62%市場。當年三季度,網易拿下《魔獸世界》代理權,成為行業第二。騰訊第一、網易第二的格局,也延續至今。

每經記者注意到,從股價走勢上看,近7年網易股價走勢總體呈上升態勢。2018年,國內游戲行業遭遇了版號和總量調整問題,游戲行業發展遇冷,當年的行業增速僅有5.3%。網易的股價從2017年高峰的近360美元跌到177美元,2018年,騰訊的股價也下跌明顯。到了2019年,才逐漸回暖,行業增速恢復到7.7%。

直到現在,游戲仍是網易的第一大“現金奶牛”。從凈收入上看,2017年-2019年,網易的在線游戲服務凈收入分別為362.82億元、401.90億元、464.23億元,對應收入占全公司凈收入比重分別高達81.6%、78.5%,78.4%。截止2020年3月31日,網易今年一季度在線游戲占全公司凈收入的比重為79.2%。

c1e99475.png?Expires=1907375923&OSSAccessKeyId=LTAIcYTsN8IjKgNY&Signature=wS%2FYvee7fI1w8srm4vJA0mLBLO0%3D

圖片來源:網易在港招股書

根據App Annie的數據,按2019年iOS及Google Play綜合用戶支出計算,網易是全球第二大移動游戲公司,騰訊位列第一。

a822a242.png?Expires=1907375923&OSSAccessKeyId=LTAIcYTsN8IjKgNY&Signature=4qCB2yFGF1UM9%2FQe%2BCpzc5LbYms%3D

圖片來源:網易在港招股書

而行業第二和第一的差距有多大?2019年,騰訊的網絡游戲收入為1147億元,而網易2019年游戲板塊的凈收入是464.23億元,還不到前者的一半。

32001157.png?Expires=1907375923&OSSAccessKeyId=LTAIcYTsN8IjKgNY&Signature=Vk%2BuqZJ4LhfZhQZMzcjMnjnNH6w%3D

圖片來源:騰訊供圖

在國內市場,第一名的優勢很明顯。易觀發布的《中國移動游戲市場年度綜合分析2020》顯示,2019年,騰訊游戲占據51.86%的市場份額;而網易游戲由于只在《夢幻西游》《陰陽師》等長線產品的持續運營的基礎上,只占據15.81%的市場份額,位列第二。

在國際市場,第二名與第一名的收入差距亦顯著。網易2019年在線游戲收入的89%來自中國,海外占11%。騰訊方面,2019年四季度海外游戲的收入占網絡游戲收入的23%。

單從數據上看,“老二”網易和“老大”騰訊之間,還有不小的距離。不過,業內普遍認為,網易游戲的核心競爭力在于其自主研發能力,某些賽道上甚至優于騰訊。

1bbd2ce3.png?Expires=1907375922&OSSAccessKeyId=LTAIcYTsN8IjKgNY&Signature=SD%2FNUM3SoAA5I3S1CjyB5EY6Ohk%3D

不趕著賺錢,但也不愿燒錢

1bbd2ce3.png?Expires=1907375922&OSSAccessKeyId=LTAIcYTsN8IjKgNY&Signature=SD%2FNUM3SoAA5I3S1CjyB5EY6Ohk%3D

如今,和其他互聯網霸主們比起來,網易終究沒有長成一家“巨無霸平臺”,而與它們不同的是,丁磊始終沒有大幅稀釋自己的股權。他的股權始終在40%以上,在他牢牢掌控下的網易,也讓這家公司“很丁磊”。

有人說看不懂網易的速度,丁磊回應稱:“對互聯網而言,慢好像是原罪。但快餐吃太多,人很容易失去感知美好的能力。網易從來不怕慢,不急著融資,不趕著賺錢。相反,我們尋找更聰明的錢,挑選更挑剔的用戶。”

在丁磊看來,網易早就確定了精品戰略。“這是我們在競爭、困境之中作出的正確選擇。”“精品意味著持久鉆研、洞悉人心、精雕細琢,這些都急不得。”

“不怕慢”的網易的確錯過很多風口,但也避開了很多雷區。“像共享單車,在高密度、高容量的投放下,用戶的選擇變多,且易受氣候影響。在沒弄清楚商業模式的核心問題時,沒有必要趕風口。”丁磊在接受吳曉波采訪時說,“網易的核心能力就是在熟悉的領域做好自己的事,不熟的事情,一律不碰。”

其實,丁磊不是沒碰過不熟悉的事情,從郵箱、游戲到即時通訊、直播、動漫、電商、音樂、教育,甚至養豬,他跨的界還少嗎。只是碰了以后,只要發現是需要持續燒錢、持續虧損,才能換來市場占有率的產品,就會被丁磊堅決地“斷舍離”。

2013年,丁磊做“易信”對抗微信,“我們要拉住騰訊這匹脫韁的野馬”。可易信還是輸了。

再后來,他曾看好網易電影票業務,在沒有看到千萬級用戶的可能性后,也就束之高閣了。2018年12月,網易漫畫賣給了B站。網易薄荷直播也在2018年12月停止官方渠道APP下載。2019年3月,網易云課堂等杭州教育事業部并入了網易有道。

062b0c86.jpeg?Expires=1907375924&OSSAccessKeyId=LTAIcYTsN8IjKgNY&Signature=%2Be28DxxAhlsnEV4NYlEvYGEBYDo%3D

網易嚴選成為網易碩果僅存的電商業務,丁磊親自上場直播帶貨?圖片來源:網易嚴選APP截圖

在2016年世界互聯網大會上,丁磊曾立下豪邁的flag:“希望未來三到五年,網易考拉海購可以達到500億到1000億規模,在電商戰場再造一個網易。”但電商是一個需要持續燒錢的業務,沒有任何一家電商公司在前期發展階段不是燒錢過來的,亞馬遜虧了20年,淘寶虧了6年,京東虧了12年。這并不符合網易一貫偏好的穩健風格。

在外界看來,網易電商業務雖然表現突出,但是快速發展也給網易帶來了不小的資金壓力。比如,電子商務服務成本一項,其費用就從2015年的11億元,上漲到2016年的40億元,再到2017年的105億元。

299aaeb5.jpeg?Expires=1907375924&OSSAccessKeyId=LTAIcYTsN8IjKgNY&Signature=IWnHcvc%2Baud8scqj7T6AiW4F%2FCM%3D

2019年,網易有道在紐交所上市 圖片來源:每經記者宋可嘉 攝

在網易2019年二季度財報電話會議上,網易高層對跨境電商的態度相當微妙。整個提問環節,網易的重心似乎都聚焦在游戲及網易云音樂等創新業務。至于網易考拉,網易CFO楊昭烜透露,電商業務需要在增長速度和電商盈利模式兩者之間達到平衡,2019年會更自律地達成這種平衡。“我們并不支持用不惜虧損來換取快速增長的模式,這一點一直都貫穿公司發展的始終。”

果然,到了2019年9月,跨境電商“網易考拉”(現已更名為“考拉海購”)也作價20億美元賣給阿里巴巴,網易保留“嚴選”這一“小而美”的電商業務。與此同時,網易云音樂還接受了阿里巴巴和云鋒基金7億美元的投資。

嘗試過那么多業務后,丁磊還是帶著網易回到了熟悉的內容賽道。骨子里,丁磊終究是個精明謹慎的商人,深知情懷不能當飯吃。

結合現在的市場環境,網易、阿里等中概股回港股上市,外界非常關心的一個問題是,是否會從美股摘牌?以及公司回歸港股是否為了回避有關財務造假的潛在質疑?對此,網易方面回應:不管是美國還是香港資本市場監管都非常完善,上市公司面對監管機構的嚴密把關,此次能成功在港上市也反映監管機構對網易的肯定;而公司仍繼續在美國上市,不存在“回避”情況。

896d6492.jpeg?Expires=1907375924&OSSAccessKeyId=LTAIcYTsN8IjKgNY&Signature=8qPjD6qBEMFtwlGq%2FPyU5p82zNo%3D

圖片來源:每經制圖 劉青彥

1bbd2ce3.png?Expires=1907375922&OSSAccessKeyId=LTAIcYTsN8IjKgNY&Signature=SD%2FNUM3SoAA5I3S1CjyB5EY6Ohk%3D

還需另一棵大樹

1bbd2ce3.png?Expires=1907375922&OSSAccessKeyId=LTAIcYTsN8IjKgNY&Signature=SD%2FNUM3SoAA5I3S1CjyB5EY6Ohk%3D

既不迷戀“速度”,也不喜歡“燒錢”,在互聯網“當第二沒有意義”的血腥叢林法則中,“第二名網易”仍有自己的一席之地。

據估算,網易在納斯達克上市20年以來,股價增長逾90倍,股價年化回報率達25.8%,算入派發股息的持股整體年化回報高達26.2%,被稱為互聯網行業的“茅臺”。公開信息顯示,網易20年動態市盈率約為23.17倍,高于行業平均水平,已經連續6年每個季度為股東分紅。

31371be7.png?Expires=1907375924&OSSAccessKeyId=LTAIcYTsN8IjKgNY&Signature=NydguawTG1MIWxjBL8K2FzrvKgc%3D

過去20年,網易股價走勢 圖片來源:Choice

如今踏浪歸來,不失為良策。艾媒咨詢CEO兼首席分析師張毅對每經記者表示,以騰訊、美團為代表,加上阿里回歸港股以后的表現,可以說給網易打了強心劑。而從網易本身來看,網易雖然是一家綜合性的科技公司,但游戲仍然為主業。從某種程度來說,游戲為主業支撐的概念,在美股很難得到很好的長期支撐。

而回到港股,從目前來看,機構態度都是相對看好。每經記者采訪多位券商人士,目前對網易的看法多是認為其基本盤優異,上市后估值提升的概率較大。機構普遍認為對于網易要長線看待。

只是在問道港股以后,除了游戲,網易還需要一個新的增長點。

目前,網易的教育板塊“有道”為公司貢獻凈收入的比例,從2017年的1%到2018年的1.4%,2019年為2.2%,增速緩慢且比重非常小。網易云音樂、網易嚴選、網易新聞、網易郵箱、網易CC直播、網易門戶網站共同組成網易的“創新業務及其他”,這個板塊2017年-2019年貢獻凈收入的占比分別為17.4%、20.1%、19.4%,2020年一季度凈收入占比為17.6%。

這些業務板塊,均不足以與網易游戲相比肩,讓公司成為一家名副其實的“綜合類科技公司”,而不僅是一家游戲廠商。

7f16199c.png?Expires=1907375924&OSSAccessKeyId=LTAIcYTsN8IjKgNY&Signature=YIxnpiydpGMWoN8cEORuUsOuzzM%3D

圖片來源:網易在港招股書

從網易赴港IPO的募資用途來看,丁磊也在尋求新的突破。

按照每股發售價126港元的指標來計算,網易預計全球發售募集資金凈額約212.79億港元,假設超額配股權全部被行使,則約為244.868億港元。其中45%將用于全球化戰略,擴大網易游戲的海外影響力,并發展智能教育及其他創新業務。另外的45%將用于創新推動,“研發方向將繼續專注將商業上可行的技術引入特定的應用場景”。

張毅認為,網易未來的增長點還是在數字娛樂方面,長期來看,回歸港股以后,網易要做的最重要的事,就是把游戲營收占比慢慢稀釋,做到營收結構的更加多元化。他以騰訊為例,騰訊能做到幾萬億市值表現,是因為微信在國內站住腳了成為爆款應用。投資者也需要看到網易的更多可能性,慢慢把游戲占比稀釋。

資深游戲人、伽馬數據首席分析師王旭對每經記者表示,在眾多細分領域里,網易雖然不是第一,但其產品特色鮮明,總能在強大的對手面前活得堅挺,這是值得多數企業研究的。“網易的教育可能成為下一個增長點,因為這個領域遠未定局。”

實際上,對于丁磊來說,網易有道獨立上市以后,在資本之路上,網易下一個有可能上市的業務就是網易云音樂。對于未來網易是否會分拆其他業務,網易表示,目前的關注點在于香港二次上市。無論是對于一個成熟的市場,還是一個成熟的業務,只要條件成熟,網易持開放態度。

e5a6420e.jpeg?Expires=1907375925&OSSAccessKeyId=LTAIcYTsN8IjKgNY&Signature=UiDu8WpSSQhWiChI4NQC%2FLFSX5I%3D

圖片來源:網易公開課官方微博

29歲就帶領網易首次上市的丁磊相信年輕的力量,他說,如今網易的員工超2萬人,平均年齡一直保持在29歲以內。另一方面,他也篤信穩健的力量。“從2018年開始一連串的組織架構調整,讓網易更專注和聚焦在一些賽道上。這讓我們在今天的全球性危機中不至于太被動。”丁磊此前說過。不過,年輕人的新銳和中年人的穩健,如果能同時具備,那就太幸福了。

41b4ef18.png?Expires=1907375925&OSSAccessKeyId=LTAIcYTsN8IjKgNY&Signature=o8vN3OjdZwxstyKMbn4NruD9Jeg%3D

記者手記 | 做互聯網與做大俠

20年前網易剛上市時,國內媒體曾采訪丁磊:“你喜歡看金庸小說嗎?

丁磊說:“我知道我自己的問題了。馬云和8848老榕(王峻濤)都說,做互聯網和做大俠是一回事。我從來沒看過金庸的小說,所以看來沒有什么悟性,再看怕是已經晚了。

這當然只是丁磊的一句幽默玩笑,做互聯網和做大俠是不是一回事,本來就見仁見智。同樣用“大俠”的方式,馬云的江湖地位穩固,王峻濤的身影就已淡化在滾滾紅塵中了。丁磊沒用大俠思維,用沒那么浪漫灑脫的理工男思維,一樣風生水起、二十年屹立不倒。

做互聯網不一定是做大俠,但互聯網本身一定是一個江湖,多少人在這里浮浮沉沉,閱盡悲歡離合。江湖唯一不變的游戲規則就是“變化”。這不,大家早都不把BAT這三大巨頭組合掛在嘴邊了,旗下擁有抖音、今日頭條的字節跳動才是新晉巨頭。

江湖永遠期待向前一步,永遠期待新的盟主,二十年后,誰又將消失在滾滾前進的車輪中?

附追夢人丁磊上市致辭全文:

? ??

早上好,謝謝大家來參加網易的香港上市儀式。

網易第一次上市是2000年在納斯達克。當時很多人問我,你對29歲上市有什么感受。我記得我說了一句: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。今天我依然是相同的感受。

不同的是,我們比以前更加相信,熱愛的人總能改變些什么。

我很喜歡一首歌,叫《追夢人》。這是紀念三毛的一首經典的作品。很多人從這首歌里,聽到了惋惜、遺憾。我覺得,我聽到了很大的能量:一個人就算是在很惡劣的環境里,依然可以對生活保持熱愛,堅定去做自己想做的事。

網易從1997年創辦到現在,絕對不是一帆風順的,我們遇到過各式各樣的挑戰。尤其是2000年剛上市的頭一兩年,可以說是“慘不忍睹”。如果不是對互聯網的熱愛,這家公司很可能早就在泡沫里消失了,沒辦法走到現在。

所以,今天我們特地邀請了8個熱愛者,代表我們的員工和用戶來到現場,一起來見證網易再次上市,并表達我們的感謝。

和很多人一樣,他們在生活中可能都不習慣說熱愛。但在我們看來,他們都是當之無愧的熱愛者:在過去很長一段時間里,他們一直在持續朝一個目標進發,為一個念頭堅持。自我驅動,自我激勵。嘴上不說,但心里都有一團火。

這團火,就是我們稱為“夢想”的東西。它會驅動很多人,去堅持、去創造、去忘我。

我覺得, 能夠和這些人的人生重疊20多年,陪他們一起做夢、圓夢,是網易的一種巨大榮幸,也是我們這么長時間努力的價值所在。所以,我希望大家可以給他們一些掌聲,也給自己一些掌聲。

今天,上市之后,會有更多人成為我們的股東,我們身上的責任也會更大。

在我們開頭說的“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”后面,其實還有一句“居廟堂之高則憂其民,處江湖之遠則憂其君”。一個人不管身在什么位置,還是應該有些情懷和擔當。

我希望,我們所有員工,可以抬頭看月亮,低頭做事情。繼續用熱愛和創新,創造出下一個20年里,值得被大家記住,也值得自己驕傲的好內容、好服務、好產品。

我們應該讓更多人,在我們創造的互動世界里,體驗不同人生,以虛擬的方式學到真實的道理;讓我們的小孩,從我們手中,獲得比過去五千年更精良、更有用的知識;讓那些積極、向上、治愈的音樂,為有需要的人帶去溫暖和力量;也讓普通人過上好生活的成本,不斷降到更低。

這件事當然不容易。但我始終認為,互聯網是一個讓人夢想成真的地方。你只要足夠熱愛,足夠努力,就可以找到自己的機會。

所以,我很希望,也期待我們每個同事,不要去做那個遙望遠方,坐在路邊幫別人鼓掌的人;我們要自己走向遠方,做那個勇敢追夢的人。

稍后9點半,網易股票會開始在香港上市交易。我們將股票定價為123塊港幣,股份代號選了9999。1、2、3,象征新的開始。9999,寓意長長久久。希望網易,從香港出發,繼續與熱愛同行,繼續做互聯網的追夢人,走向更好的20年!謝謝!

記者:丁舟洋 許戀戀

編輯:董興生

視覺:劉青彥

排版:董興生 楊詩涵

快手红包手机赚钱怎么样 赛车pk10跟计划的方法 河南快三电视走势图下载安装 长江润发股票 贵州十一选五购买平台 幸运赛车投注 新加坡2分彩免费计划 在哪里找股票配资的客户 深圳风采中三个号码有奖吗 陕西福彩快乐十分精准计划 长投股票分析师 广西11选5下载 体育彩票泳坛夺金玩法 上海11选5走势图计划 河北快三遗漏一定牛走势图 pk10手机预测软件免费 揭秘幸运飞艇

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實時查詢

如需轉載請與《每日經濟新聞》報社聯系。
未經《每日經濟新聞》報社授權,嚴禁轉載或鏡像,違者必究。

版權合作及網站合作電話:021-60900099轉688
讀者熱線:4008890008

特別提醒:如果我們使用了您的圖片,請作者與本站聯系索取稿酬。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,可聯系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。

歡迎關注每日經濟新聞APP

3

0

赛车pk10跟计划的方法 河南快三电视走势图下载安装 长江润发股票 贵州十一选五购买平台 幸运赛车投注 新加坡2分彩免费计划 在哪里找股票配资的客户 深圳风采中三个号码有奖吗 陕西福彩快乐十分精准计划 长投股票分析师 广西11选5下载 体育彩票泳坛夺金玩法 上海11选5走势图计划 河北快三遗漏一定牛走势图 pk10手机预测软件免费 揭秘幸运飞艇